• 2010/05/11[z]玩摇滚的孩子不会死!!! - [又听风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4ck3r-logs/63408667.html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桌上的CD除了摇滚再也没有其他类型的音乐了,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这种伟大的音乐完全征服,对于我来说摇滚早已对我有着超越一般音乐对我来说的意义。

       当我四五岁的时候,正时摇滚乐——这种前卫艺术在中国发展最迅猛的时候,电视上经常出现摇滚乐队忘我表演的画面,他们长发披肩,一个个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在昏暗的舞台上肆意地发泄自己的情感。这是摇滚给我最初的印象,“疯狂”二字在我看来用来形容他们是最好不过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接触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摇滚,开始真正开始了解这一音乐类型,渐渐地我发现摇滚绝不仅仅是一种音乐类型,是BLUES的一个分支,它更是一种世界观一种生活态度,是现代青年的心灵史。

       年少时,我们都会有着很大很大的梦想,自己总以为自己有好大好大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创造历史。但随着岁月的变迁,我们才发现显示并不是这样。就像一首歌词里所说的那样:
    ——————————————————————————————
    我有那么多的理想

    我还有那么大力量

    我要改变世界 任凭我想象

    隔壁老张对我讲

    年轻时我和你一样狂

    天不怕地不怕大碗喝酒大块地吃肉

    后来摔了跟头老了就变得谨小与甚微

    就忘了梦想只乞求能够平安地活着
    ——————————————————————————————
    我想我们上面还有许多像老张那样的人,他们正不通不痒的活着,挣钱、享乐、吃饭……再也没有所谓灵魂的感动,他们成最于物质生活,那些曾经的追求执着对于他们来说早已成了一个笑话。

       这个时候又有谁会始终坚守初衷,永远真实,永远敢想敢做呢?也许又人会说这是现实不允许的,但即使这样依然有一些理想主义者愿勇往直前,他们是这个贫乏时代的歌者,他们才识真正的摇滚。当像《超级女声》这样全民娱乐的浪潮已不可理喻的热情席卷这歌社会的时候,痛苦、死亡、以及对爱的本质的揭示已被那些无差异的狂欢所淹没。而在这时,那些贫乏时代的歌者仍然继续歌唱,用那些诗化了的歌词开启人们早已禁锢了的内心。
       尼采说过:“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人越是音乐家,就越是哲学家,越是哲学家,就越是音乐家。”尼采没有经理过摇滚越,但那些还存在或已逝去的摇滚人用歌唱与行为去捍卫尼采的生命者许,用真实、直接、任性、彻底、愤怒来表达他们所直面的爱与恨。善与爱,沉沦与救赎、希望与绝望。他们早已用自己谱写了已首捍卫真实之歌。

       有许多歌逝唱给白痴听的,比如虚伪假善的爱国主义,无病呻吟的花前月下,貌似战士的外强中干……然而摇滚不是,在摇滚的世界里,“真实”二字被摆在首位,同时我们会京戏的发现许多摇滚人不仅音乐人他们更是诗人。

       “吃的是良心,拉出的是思想。”何勇在《垃圾场》里用一种接近咆哮的声音告诉他们真实的命运:我们在不知不觉沦为垃圾的同时被更强大垃圾利用吃掉,吐出,丢到这歌世界,无法回收,无法再生。

       “体会着狂野,体会着孤独。这是我的完美生活。”许巍在《完美生活》中唱出了自己对真正完美生活的理解,我们能从他的歌声中体会出他对自己的生活以及对整个人生的理解。

        伟大的NIRVANA把Grunge这种以前无人问津的摇滚类型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还有KURT COBIN自杀前留下的那句惊世遗言: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把自杀这个让人唾弃的行为重新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句话不知早从了多少青年的座右铭。

       还有张楚、郑均、THE DOORS、PINK FLOYD、radiohead等等,这些中外摇滚人为我们谱写了一首又一首动人的旋律和让人或泪流满面或无限感慨的歌词。

      “玩摇滚的孩子不会死,他们只会慢慢远去。”Lennon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想做为时代的歌者,这些人的精神一定会长存,他们用生命告诉我们:在这样一个时代,真情依然是重要和必须的,因为物质生活的丰富依然不能改变精神日益苍白和情感逐渐贫乏的现实。

    分享到:

    评论

  • 天上的云彩飘过,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路过,我从这里踩过!